对于自己总算是能出手了,越青澜表示很欣慰。


        

他要是让这一巴掌打到了自家妹子身上,他怕是会当场发飙。


        

他瞥了李诗雨一眼后,狠狠的将她的手甩开。


        

“你速度倒是比我还快。”越凛看着自家二货大哥笑着道。


        

“那是自然。”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家妹子太厉害了,他能做的还更多呢。


        

“越凛!”李诗雨看着他们二人气愤的大喊一声。


        

“喊什么,听得见。”


        

她这么一喊,这刚进门没多久的霍欣和季风凌都看了过来。


        

但是李诗雨丝毫没有一点自觉性,就好像这是在她家似的。也有可能是被越凛两巴掌打狂暴了吧。


        

这时候李家的保镖也过来了:“大小姐,我们先离开吧。”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你们干什么?你们是我的人,难道不是应该对付她吗?”李诗雨挣扎道。


        

“大小姐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


        

李诗雨还要说什么的时候,霍欣和季风凌二人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这种场合大家还是注意点比较好。”季风凌看着李诗雨微微皱眉道。


        

“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收拾她!她以为她是谁!”


        

此时的李诗雨都已经进入暴走模式了,对于周围的话都听不进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你们家大小姐带回去,她喝多了!”


        

季风凌一开口,保镖们也顾不上劝阻了,直接把李诗雨押着带走了。


        

“给越小姐带来不好的体验了。”季风凌看着越凛笑着道。


        

越凛微微挑了挑眉:“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不碍事。”


        

季风凌笑一笑后便又回到了宴会中心。


        

“看来他跟这次的主办有点关系,也不会这么主动。”


        

季风凌离开之后,越青澜这才缓缓开口。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越凛说着便把视线放在了季风凌身上,她能察觉得到,刚才这个男人看她的时候带着一丝探究。


        

“小凛儿该不会真的看上了这个男人吧,他不行。”越青澜皱了皱眉道。


        

“你在那自己脑补什么呢?季风凌这个人确实需要着重关注一下,我总觉得他有点什么问题。”


        

越青澜也没有问越凛说的问题是什么问题,便直接道:“这个圈子的人谁没一点问题。表面上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背地里谁知道呢。”


        

越凛盯着别人,不远处也有人正盯着她。


        

“李少怎么一直看着那个女人,是对她有兴趣吗?”


        

“不是挺有意思的吗?越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氏族企业,但是却敢跟李家千金直面叫板,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了。”


        

“李少好奇的肯定不是这一点吧。”


        

这人说完之后旁边几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李扬的舌尖扫过自己的薄唇:“这样的女人不是更有意思吗?”


        

“哈哈,看来李少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目标!”


        

“李少看上的人就没有跑脱过!”


        

“知道怎么做吧?”李扬看着身后的那几人笑着道。


        

“李少放心,我们尽快把资料送过来!”


        

“嗯。”


        

越凛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变态盯上了,当她察觉到李扬这边的视线时,他已经换上了另一幅面孔。


        

越青澜见自家妹子换了目标便看了过去:“是李扬。据说是个花花公子。”


        

“表面是个花花公子,实际上谁知道呢。”


        

越青澜微微挑了挑眉,他这话刚说完,自家妹子就用上了,这学的不要太快。


        

“我说,你们看见那个女人身上的礼服了吗?有点像EL家的高定系列。”


        

“不会吧,他们家每一件只有一件呢。就算有钱都买不上。”


        

“看着风格有点像,但是这款式确实是没见过。本来我也想预约的,但是排不上队。”


        

“预约就能买到的话,那人手都有一件了。”


        

“越家不是一个小企业吗?她怎么可能买得上EL的高定?”


        

“说不定是个山寨货呢。”


        

其实说话声音不大也不小,在一旁的霍欣自然都听得见,包括季风凌也是。


        

越凛发现不远处的一群人一直朝自己这边看,便有些莫名其妙。


        

“我的裙子有什么问题么?他们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越青澜扫了一群人一眼后淡淡道:“估计是我们家小凛儿太美,所以这些人都羡慕嫉妒恨了。这样的礼服她们配不上。”


        

越凛扯了扯嘴角,一件衣服用得着说的这么夸张么。


        

这会儿她便发现那群女人竟然朝着她走了过来。


        

“越小姐是吗?你的礼服很好看,我想问一下是从哪里购买的?”


        

其中一个女人面带着微笑,看着越凛问道。


        

这皮笑肉不笑看在越凛眼中可真是有些牙疼,而且这笑容中还带着讽刺和蔑视等等各种元素。


        

“别人送的,有问题?”越凛很随意的答道。


        

那女人微微扬了扬下巴,然后看向身后的几人道:“我就说吧,她连这件礼服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肯定不是真货。这上面所有的钻应该都是假的。”


        

女人之间的八卦很容易引起女人之间的共鸣,尤其是对于好看的女人。


        

她这话声音也不小,周围的女人全都看了过来。


        

越凛微微挑了挑眉,她是不知道这衣服的情况,但是这也不妨碍她穿啊。


        

这些女人是平时闲着没事干,就喜欢盯着别人么?


        

她们相互盯着越凛议论着,议论的范围可是越来越广了。


        

越凛是对她们的议论,丝毫不感兴趣,不管她们怎么说对越凛都不会产生任何有效伤害。


        

但是这时候越青澜快听不下去了,自家可爱的妹子被说成这样,简直不能忍。


        

只是他还未开口,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差不多就行了,穿什么是个人的自由。”


        

越凛微微挑眉,便看到霍欣走了过来。


        

这女人果然如自家二货大哥说的一般不简单,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替她解围,实际上算是承认了这些女人说的话。


        

这些女人看到霍欣后立马往后退了退,当她们又要说什么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