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以前的越凛,越青澜倒觉得正常,但是现在他有点搞不懂。


        

其实他知道大伯有让越凛进越氏的打算,但是越凛没同意。


        

这一点越父越母在出差时也跟越凛提过,她只是说先不急。


        

“为什么?如果是以前的你的话,我可能也不大同意,但是现在的你完全没问题。”


        

越青澜想着就直接问了出来,反正这会儿周边也没有其他人。


        

越凛看向越青澜,她能说她本来根本就不想管这些破事儿吗?


        

“淡定淡定!你都已经答应了!”


        

越凛正想着的时候,脑中又传来了小白的声音。


        

“我以为你准备一直装死呢?”


        

“……我只是不敢打扰你而已!”


        

“你现在已经打扰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


        

说不过越凛的超级 AI直接下线遁了。


        

越青澜见越凛盯了他半天,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还没瞎呢。我是没想到原来你还挺关心我的。”


        

“……你这话说的,虽然我们都在外面,但是都关心你啊!”


        

越凛抿了一口饮品后淡淡道:“越氏现在很小,但是依旧有人不想放过越氏。有些事情在外面才能看得清楚。


        

你不是也说了,其他人马上也要回来了。有你们处理越氏的内部事情就好了。


        

至于我,暂且先处理一些外部的事情就好。”


        

越青澜听了后,先是愣怔了一下,接着便一脸不解地看向她道:“难道你不知道大伯手中的股份是最多的吗?他到时候会把股份全部都转给你。”


        

越凛微微挑了挑眉,这事儿她确实是不知道。


        

毕竟按照原来的情况的话,越父越母挂了后原主也挂了。


        

“你怎么知道?”越凛看着越青澜问道。


        

“你还小的时候大伯就说过这事儿,不过他也确实说了要看你的意愿。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他不会强迫你。


        

或者你也找个愿意入赘的男人好了,你不想做就交给他。”


        

越青澜说完之后,越凛便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好像是关心智障人士一般。


        

“喂喂喂,我说小凛儿,你这眼神可不大友好。”


        

“友不友好也不会改变你是我哥的事实。”


        

越凛说着就看到越青澜突然抬起了头,看向了宴会大门那边。


        

她也顺着对方的视线看了过去,这才看到门口堆满了人。


        

这阵仗怕不是在恭迎皇上老佛爷吧?!


        

等她看清楚进来的人时,微微挑了挑眉。


        

一个看起来长相很危险的男人。


        

这不是说他长得有多丑,而是长得确实好看,但是就好像是戴了面具那样,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


        

如果说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给越凛的感觉是有一点危险的话,那么现在进来的这个男人,那就是百倍的危险。


        

越凛轻啧一声:“啧,这宴会是专门招蜂引蝶的吧,虽然劣势玩意儿也挺多的。”


        

越青澜这时候皱着眉头轻声说了句:“还真回来了!”


        

越凛先是一愣,接着看向他道:“怎么?那个看起来危险的男人,就是你刚才说的萧千亦?”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越青澜这时候才把目光收了回来。


        

“能让你那么说的人,我当然要记清楚。对了,这宴会到底什么目的?什么时候结束?”


        

越凛感觉自己跟个木桩似的,在这都已经站了许久了。


        

越青澜看了看周围后道:“这种宴会基本上就是让这些人交流交流感情,不管什么样的名头,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你要是累了,我就送你回去吧。”


        

“你也要离开?你不用交流一下感情么?”越凛看向越青澜挑了挑眉。


        

“他们都不认识我,有什么可交流的?我还不如做护花使者呢。”


        

越凛勾了勾唇角,便与越青澜一同往外走。


        

当他们二人与萧千亦擦肩而过时,对方倒是看了过来。


        

越凛一心想着回去休息,完全没有注意到,与越青澜说说笑笑的便离开了。


        

她回去还有一堆事要做呢,与其在这里做个电线杆,还不如回去多挖点资料。


        

萧千亦的视线一直落在越凛二人的身上。


        

“你在看什么呢?难不成遇到了熟人?也不对啊,你才刚回来,怎么会有熟人呢?”


        

萧千亦身旁的一个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这里的人你都认识?”萧千亦看向那男子问道。


        

“你是问男人还是女人?女人我都认识,男人就未必了。”男子轻笑一声后道。


        

“是不是这里每个女人都跟你有关系?”


        

“萧大少,话可不能这么说。这里个别女人也很不一般,而且我不是想很想与她们拉上关系呢。有些时候只是做做表面工作而已。”


        

“刚才出去的那个女人认识?”


        

“刚才?”


        

祝莫冉愣了一下,然后朝后看了看。


        

他没瞧见有人啊!


        

“你说的哪个?”


        

“……”


        

萧千亦将他撇了一眼,便不想再理会。


        

“哎,不是!这里这么多女人呢,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话又说回来,你这跟铁树似的,怎么还会关注女人?!”


        

祝莫冉直接走到了萧千亦面前,絮絮叨叨的讲着道理。但是萧千亦依旧没有给他一个眼神。


        

“得了,明天我就把所有女人的资料都送到你那,你自己慢慢找。话说,你回国到底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回来看看。”


        

祝莫冉很明显不相信萧千亦这话,放着一堆事不做,跑回国就是来看看?


        

是来看鬼吧!


        

他们只是在宴会上转了一圈后就离开了,虽然有不少人想要接近他们二人,但是他们看见萧千亦那二人的氛围时就不敢再移动了。


        

越凛回到越家之后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她今天获得了不少消息,趁着思路清晰的时候全部整理一遍。


        

当她正忙乎的时候,她的门儿被敲响了。


        

越凛打开门一看,是越青澜在外面,还给她端了一些水果拼盘。


        

“你怎么还没走?”越凛微微挑了挑眉道。


        

“小凛儿,你这也太无情了!”越青澜瞥了瞥嘴。


        

越凛也没说什么,打开门便让他随意了,而她则是继续回到电脑跟前忙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