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凛听到管家陈叔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即便走过去打开了自己的门。


        

“陈叔,怎么回事?”


        

“大小姐,刚才去机场接人的司机说没有接到老爷和夫人,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他们今天回来?”


        

“是。上午接到老爷的电话说是今天回来,所以这边就直接派车去接了。可是……”


        

“知道他们坐的是哪一个航班吗?把信息发给我。”


        

越凛说着便回到了电脑前,这时候才听到电话里面喂喂喂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妈说今天要回来,但是没有接到人。我现在要办点办点事儿,你先自己看资料吧。”


        

越凛说完,也不等越青澜说什么便直接将电话挂了。


        

她在网上搜索着各种信息,越父越母这次出去是要谈一个足够影响越氏未来发展的项目。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越氏是最先搭上这条线的,看上这个项目的人很多,光是越凛知道的就不少。


        

他们二人既然已经打算回来了,那就说明已经谈妥了。至于合同签了没签,不一定。


        

陈叔很快将航班信息发到了越凛手机上,她立马联系了航空公司查询登机情况。


        

越凛从航空公司那边的反馈得知,越父越母根本就没有登机。


        

得知这一点后,越凛立马拿出自己的另一个笔记本。


        

她双手在笔记本上飞快的操作着,很快就出来了一个看起来像电子地图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这电子地图上有两个红的红点一直在闪烁着。


        

越凛将区域放大之后,却发现这两个红点一直在一个区域。


        

“C国H区域……”


        

她依稀记得越父越母就是要去这个区域来着,看来他们一直停留在那。


        

只是现在不知道这个信号发射器还在不在他们身上,如果没有被发现的话,应该还在身上。


        

根据地图上所显示的区域来看,越父越母似乎不是在某个酒店,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她撑着脑袋看着地图,仔细思考着下一步对策。


        

之前越父越母也是因为这一次失踪而出现了各种问题,没多久越家就彻底垮台了,这垮台的速度可以是一个快。


        

但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他们人在哪里了,如果对方只是对这个项目有兴趣,那么应该不会伤害他们的人。


        

如果要是伤害到了他们的人,那牵扯的可不就只是商业的事情了。


        

越凛想到这里,立马给越青澜拨了一个电话。


        

“你在C国有没有人?”


        

电话一接通,越凛便开门见山地问了一句。


        

“有,怎么了?需要做什么吗?”


        

越青澜听得出来越凛的语气虽然不是焦急的那种,但是异常的冷。


        

“我爸妈有可能困在C国的H区域附近,需要那边的人帮我去查看一下情况。”


        

“什么?!”


        

“你最好找靠得住的人,如果靠不住的人就算了。”


        

“你放心,绝对靠得住!只是要怎么找?”越青澜立马道。


        

“我一会给你发一个位置,他们现在是在这里。如果他们更换的地方,我会再把新的位置发给你。


        

不要打草惊蛇,但是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越凛说完之挂了电话就把地址发了过去,越青澜拿到地址之后就立马先办事。


        

这时候管家还一直站在门口呢,焦急的踱来踱去。


        

越凛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管家道:“他们没有登机,我大概查到位置了,已经让大哥派C国那边的人去查一下,你们先不要太担心了。”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陈叔眉头紧皱的问道。


        

“他们这次出去是谈一个至关重要的项目,很多人都盯着呢,或许就是因为这个。”


        

越凛靠在门边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后道。


        

陈叔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口:“大小姐,您先不要休息,一会儿会来一个人。”


        

陈叔说着就直接下楼了,越凛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


        

就算陈叔让她休息,她这会也休息不了。


        

越凛回到电脑前又开始查询项目相关的事情,有些东西涉及海外,她确实不好查。但是国内确实没有什么太多可用信息。


        

没多会儿的功夫,她的门又被敲响了。


        

“大小姐,人来了。”陈叔站在门口看着她道。


        

越凛也没有多问什么,便直接下了楼。她下楼后便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坐在客厅。


        

那个男人看到越凛后,便起身恭敬的道:“越小姐,我是李恒,是您父母专门聘请的私人律师。”


        

越凛微微挑了挑眉,然后看向陈叔。


        

这是什么展开?


        

“大小姐是这样的,老爷夫人在出差之前曾跟我说,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儿,就让这位李律师过来。”


        

越凛大概明白了,恐怕越父越母也知道这一趟出去是有多危险吧。毕竟他们手上可是有一大块肥肉呢。


        

“大小姐你们聊。”陈叔说着就离开了客厅。


        

“越小姐,是这样的,之前您父母之前做了一份公证,以及更换了一些受益人。这是所有的文件,您看一下。”


        

李律师说着,就把所有的文件拿出来递给了越凛。


        

越凛看过文件之后,这才发现越父越母已经把所有的股份都转到了她的名下,而且还有很多不动产等等东西全都到了她的名下。


        

越凛看了看日期,竟然是在他们出差的前一天。


        

“因为没有因为没有得到他们以及越小姐的允许,所以这份股权让渡书并没有通知越氏所有人。


        

如果他们近期有查询这个事情的话,应该会发现您已经是持有越氏股份最多的人了。”


        

越凛点了点头后又看了一个越氏集团股份构成表。


        

越父越母两个人股份加起来有三十三,也就是说现在越凛一人就占百分之三十三。


        

现在看来越凛是持有股份最多的,其他的都是二十多,十几,还有一部分散户。


        

“越小姐看看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请签个字。”


        

越凛点了点头,便提笔哗哗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后面有什么事的话,越小姐可以再联络我。”


        

“好,多谢。”


        

“陈叔,派人送一下李律师。”


        

“多谢越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