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凛拿着资料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越氏股份的持有情况她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而且她的资料更详细。


        

虽然她现在有百分之三十三的股份,但是还是太少了,她还得想想办法。


        

越凛看了看其他股东手上股份的情况,以及这些股东的情况。


        

除了自家这些亲戚之外,其他股东手上的股份不多,但是凑起来也是一个大数。


        

她联想到越父越母失踪的情况,便想到明天肯定有好戏看。


        

越凛把所有资料都准备的差不多后,这才打开门喊了一声:“陈叔,明天一大早准备辆车,我去集团。顺便帮我跟学校请个假。”


        

“好的小姐。”


        

越凛这边是休息了,该做的准备工作她已经做好了,就等着对方出招了。


        

见招拆招,只有等对方放了招才能使用。


        

她这是休息了,越青澜那边可是忙得不得了。


        

因为C国那边现在是白天,所以他这边正指挥着做事呢。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运气比较好的就是,在越凛给他发的那个地点,他们就找到了人。


        

对方是把越父越母关押在一个废弃工厂,只有几个混混守着。估计他们琢磨着这俩人怎么也不可能跑得掉。


        

越青澜直接让人把那些人全部弄晕了后把人救了出来,因为他们出手太快,对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等越凛接到电话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个消息。


        

“要派人立马把他们送回来吗?”越青澜在电话那边问道。


        

“暂时不用。你安排个地方先让他们住着,等我这边的消息。另外告诉他们,让他们放心越氏的情况,还有让他们记着我的话。


        

对了,不管明天越氏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要参与。明天我会去集团。辛苦了,早点休息。”


        

越凛噼里啪啦说完之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电话,电话那一头的越青澜一脸懵逼。


        

他看了看时间后叹了口气,谁让这是自家妹子呢!


        

他按照越凛的吩咐,先让人将越父越母安顿了一番,也把话都传到了。


        

越父越母刚开始还有些还有一些慌张,但是听到传话之后便放心了。


        

越凛让他们带的东西他们一直都带着呢,所以越凛才能这么快找到他们。


        

次日越凛刚醒来,管家就连忙上了楼。


        

“大小姐,集团出事了!”


        

越凛看着陈叔那一脸慌张的模样宽慰道:“我知道了,别担心。我这就去。”


        

她随便啃了一块面包片,就直接上了车。


        

今日一大早,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是越氏相关的消息。


        

本来越氏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就是因为越氏牵头的那个项目,所以才占了这么大的版面。


        

# M集团与越氏联手#


        

#越氏总裁无故失踪#


        

#越氏总裁失踪对M集团项目的影响#


        

#……


        

不管哪个版面全都是越氏占了头条,越凛翻看了一下手机便勾了勾唇角。


        

这要是说幕后没人操作,鬼信呢?


        

看来对方还真是盯上了M集团这一个项目,所以才动了这个手。


        

只是幕后动手的人会是谁呢?


        

越凛拿出手机拨了越青澜的号码。


        

“喂,小凛儿,新闻你看了没有?”电话那端的语气显得有些紧张。


        

“看到了,我正在去集团的路上,你帮我做件事。”越凛语气十分悠然的道。


        

越青澜那边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才问道:“什么事?”


        

“等开盘之后,你就以低价收购越氏的股份。钱我已经打到你的账上了。


        

今天集团的事情你不要管,就做这一件事就好了,可以吧?


        

我可没有什么别的信任的人,只有你了。”


        

越青澜听着自家妹子说这话,那心里可是非常高兴啊!


        

“没问题!我在门口等你!”


        

越青澜也猜到今天的股价肯定会出现问题,但是却没想到自家妹子竟然会这么做。


        

“你处理事情还挺利落的嘛,之前明明不想做。”


        

车上越凛正在闭目养神的时候,就听到了装死小白的声音。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这不是你逼着我做的么?我要是不做,你不是又要唧唧歪歪了。”越凛幽幽道。


        

“你要是不管的话,他们二人肯定就要完蛋了,越氏很快也就会完蛋了。”小白提醒道。


        

“所以任务就会失败是吗?任务失败会怎么样?”


        

小白沉默了一会儿,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务失败会怎么样,当初完全没有跟他说啊!


        

“任务失败啊……你就有可能真的回不去了,或者永远消失了之类的吧。”


        

其实他是猜的,他这个也没有那种本事,直接让越凛消失。


        

“所以说这不是强迫着我在做事么?既然我已经在做事了,你就不要唧唧歪歪了,省得我不高兴把你给拆了。”


        

“千万别,能动口就不要动手。再说你要是拆解我的话,对你也会有些影响的。”


        

“怎么,你是在小看我吗?说白了你只是一堆数据流,又没有什么实体。”


        

“…………你放过我吧,我不说话了。你有事再召唤我,我一定为你效犬马之劳。”


        

“问你什么你都不知道,要你有何用!赶紧下线吧!”


        

“…………”


        

小白真的就下线了,他被越凛说的都有点自闭了。


        

虽然事情不是这样,但就展现出来的情况来看确实如此。


        

越凛本来还想问一下这些律师的事情,但是转念一想,这问不问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毕竟之前越父越母出事之后,整个越氏都跟多米诺骨牌似的噼里啪啦连环崩了。


        

所以就算转了或者没转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而且她知道的一些事情,跟现在发生的一些情况也完全不一样。


        

之前的时候,她隐约的记得越氏那会出事的时候,什么大哥二哥之类的都不在身边。


        

而且越氏其他几个叔伯虽然都在做事,但是大部分都像挂职一样的存在,那会儿也都不在越氏,而且他们除了越氏之外还有自己的资产。


        

越凛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就觉得信息完全对不上,本来她以为越父越母是孤军奋战。


        

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只不过他们在越氏是占主导位置而已。


        

所有的业务关系全都是在他们二人手上,其他的叔伯全都是在管理集团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