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哪来的力气?


        

还没等浅川辰确认,  尚未清醒的宇智波鼬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嘶哑地吐出只言片语。


        

“别对佐助……”


        

宇智波鼬还未说完便没了力气,原本死死拽着自己的手也忽然放下。


        

有点像回光返照的反应让浅川辰微微一默。


        

这是想说别对佐助出手吧,  难道是自己刚刚说的瞎话激起了他的反应?


        

那事情就简单了。


        

“哦,  那可由不得你。佐助看起来那么好骗,  我不过是提供了一点点情报,他就赶着去找木叶高层的麻烦了。”浅川辰勾唇笑了笑,“你知不知道团藏?他的手臂上可全是镶嵌好的写轮眼。对了,听说他右眼的写轮眼还是止水的别天神?那可不太妙,与其让佐助被他抓住抢走眼睛,  还不如我去当个好人救下佐助,然后把他少了眼睛的事情甩给团藏,妙啊。”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浅川辰故意搬出了宇智波止水。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的关系是深是浅,  但同为村里罕有的天才,相识的可能性应非常高。


        

浅川辰确实赌对了。宇智波鼬似乎知道止水的眼睛是被团藏挖走的,这会儿又想紧紧捏住他的手,但浅川辰没给他这个机会。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抓了个空的宇智波鼬微微睁开了眼,想要看清他的脸,浅川辰不闪不躲随他去看。


        

要是他头脑依旧清醒就该知道,没有那个蠢蛋会把自己的坏心思一股脑儿的全盘托出,  等他状态恢复状态的时候就该知道用心良苦了。


        

既然自己的医疗水准顶多救个急,那还是交给柱间哥的后代想办法抢救一下吧。


        

浅川辰的身体仍是未发育完全的十五岁少年,而宇智波鼬的身高实际和斑哥是差不多的,  所以背他去木叶是别想了。


        

他召唤出小鲨鱼,他指了指一旁的鼬,可惜多年不见,  他和鲨鱼的默契值近乎清空,差点把鼬就要用利牙嚼碎吞进肚子,以为自己是要毁尸灭迹……


        

说来也对,这鲨鱼好像也没让自己以外的人亲近过。


        

而且在动物的眼里,鼬恐怕已经和死掉没区别了。


        

要是他现在单独躺在荒地,绝对要被秃鹫给分食了。


        

这个世界的族人可是欠了他一个大人情啊。考虑他们一族人所剩无几,佐助出去复仇后,宇智波所剩的财产恐怕是充公,他还是让木叶连本带利还回来吧。


        

他老家的木叶正处于扩建时期,资金和各类资源都相当紧张,正好让他们补上。


        

正在木叶翻着一堆老旧报纸的浅川辰在接收到这个想法的瞬间就来了劲,放下报纸再次走进了火影楼。


        

当纲手再度看见他时,她的表情也显得相当有趣,逗得浅川辰一阵闷笑:“哎呀,是我来得不是时候,还是我被讨厌了?”


        

“什么事?别告诉我你还拿着什么猛料。现在木叶为了查明宇智波的事已经忙得连猫的爪子都想借来用了。”纲手的语气十分平稳,但成倍增加的文件却诚实的暴露了她的内心。


        

如果是个暴躁点的千手,恐怕得冲上前去捂上他的嘴巴,先把他打晕了之后再道歉吧。


        

想起当年被千手按着欺负过的日子,浅川辰不自然地低着头咳嗽了一声,正色道:“我是来谈交易的,如果我能把最后几个宇智波带回木叶,你能给我些什么报酬?”


        

纲手反而先关心起另一个问题:“你会一起回木叶吗?”


        

“嗯?留下我不会让你们更头疼吗?我保证不干好事。”


        

“除了一些低阶的保护任务,忍者还有多少能算是好事?”


        

纲手略为不屑,似乎把接纳他当做了理所让然的事。


        

正当浅川辰在内心激动地夸赞着不愧是柱间的孙女啊,补刀却姗姗来迟。“不当忍者也行,你留下成家也不错,看你这年龄也差不多你该找一个了吧?就算是宇智波一族,年纪大了再找也迟了哦?”纲手打量了他一眼,浅川辰当场僵在原地。


        

他就是为了躲这件事才物色一个出色的弟子,专程跑到了异世界,最后还跑偏了原定的目的,结果在这里还有人为他的单身而操心??


        

浅川辰呵呵一笑:“年纪大了就不好找了……这算是经验之谈?”


        

纲手的笑容一僵,额间青筋暴起:“我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两人沉默了片刻,谁都没先说话。


        

果然千手宇智波一族的性格还是招人讨厌的居多!


        

两人在心底攻击鄙视了一番,最后回到了正题。


        

浅川辰谢过了她的好意,但完全没有留下的意思,现在只是单纯来谈一场交易。纲手却抱有疑问,因为浅川辰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带回两个人。


        

宇智波佐助不知道真相,只是一心想杀死鼬来复仇。


        

至于鼬,她也偏向于是间谍的说法,但他恐怕也难以从晓中脱身。


        

若不是如此,这几年来也不至于一点情报都没送给木叶。


        

只是经过团藏之事之后,木叶再不济也会找回一个宇智波回来。


        

虽然浅川辰保证两人都会回来,但看看浅川辰提出的交易内容……纲手抬头看他的眼神都有了变化:“你以前是当强盗的?”


        

浅川辰认真想了想。


        

咒术师是为了保护民众日常安全而从人民shui金中得到薪水的。


        

至于密鲁菲奥雷家族,它旗下跨行业的财团和企业数不胜数,他们从这些财团手里收下重金,同样要保护他们的安全,所以——


        

“准确地说,我以前是收保护费的?”


        

“……”


        

纲手没把他的话当真,也没同意这场不平等交易。


        

宇智波灭族后,宇智波家的一些财产已经充公到了村内的库存,如今只剩一些古籍和卷轴。


        

除了一些不该动的东西,能够拿去换钱的东西早被贪财之辈放到市场卖掉了。


        

照理说这些财产应该还给佐助和鼬,甚至还给他们一笔补偿费,可她没理由把这些资金交给不准备留在木叶的浅川辰。


        

而且现在的木叶大不如前,可没其他四国想的那般自给自足,财政宽裕啊。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收取。作为交换,我还可以给你带一些生产设施和研究方面上的建议。”浅川辰没有放弃,继续补充道,“而且我会带来的宇智波可不止他们两人,除此之外还有第三个开眼了宇智波……不,我给你们四个宇智波。只要时间充足,我想宇智波的火还是能在木叶继续燃烧下去的。”


        

四个?还能蹦出第四个?


        

这些红眼兔不会在外还有一个巢穴吧?


        

纲手狐疑地看向浅川辰,但最后还是放弃追究,就算有,他也不会直说的。


        

“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浅川辰摊手一笑,“你马上就知道了,你比这个,先试着和我交易如何?如果我失败了,我不会取走分毫报酬。”


        

纲手看着手里的条款,又看了看眼前的自信少年,忽然被挑起了兴致。“这不是挺有意思的。行啊,就让我大胆地赌你会输吧。如果你输了,你就留在木叶。”


        

想到千手柱间的赌运,浅川辰就忍不住发笑,这可是再好不过的祝福了。


        

柱间哥的孙女怕不是和他一样逢赌必输啊。


        

浅川辰开心地打了个响指:“交易达成!那就事不宜迟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在不久前,我已经拿团藏的事诱惑了佐助往木叶赶了,可别让警备队对怒气冲冲闯进来的佐助出手啊。他可比你们想象得脆弱敏感多了。”


        

脆弱敏感?


        

瞧瞧,这是用来形容忍者的词吗?


        

纲手并不想出口吐槽,反倒更在意另一件事。


        

暗部报告他从未离开木叶一步,也未曾用通灵术等任何方式向外界传输信息。


        

那他又是怎么劝说佐助回来的?难道是用影分身?


        

苦苦追着佐助这么长时间的鸣人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心情该有多复杂?


        

宇智波佐助回来了,鸣人自然开心。


        

但,一个交付过生死的朋友好言相劝,还不如一个同族说得几句话,不会心理不平衡吗?


        

不,她这么操心鸣人这小子干什么?


        

三言两语间的信息量巨大,让纲手一时抓不到重点,可浅川辰却没给她整理思绪的时间:“哦,还有一件事。木叶现在医疗忍术最好的就是你了吧?稍微准备一下吧。我现在把鼬也搬回来,大概比佐助迟到一点,不过他的身体状况太差,现在还是濒死状态的。”


        

“……?”这回愣是纲手也没反应过来,伸手翻起了桌上的日历。


        

很好,火之国的节日里并不存在愚人节这种东西。


        

“认真的吗?”


        

“该认真的时候我从不说胡话。”浅川辰挥挥手,朝着办公室外头走,“详细的状况我之后再和你细说,接下来你们就准备好接受惊喜就行啦~”


        

这不是惊喜,明明是惊吓吧!


        

浅川辰离开后,纲手立刻让暗部联络门卫和警备,以及村内暗部人员。


        

第二天一早,木叶村边境巡逻的侦察忍者立刻发现了杀气腾腾朝着村子赶的佐助。


        

惊人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不久之后便被春野樱得知。春野樱立刻到村边的大型训练场里找到了还在自主修行的鸣人和跟着他大和队长。


        

“咦,小樱?!是什么事让你来亲自找我了?”鸣人带着两分傻气地笑了笑,春野樱深吸了口气,吐出了这个劲爆的消息:“佐……佐助他,他真的朝着村子赶来了。”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