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楚点点头,眼中厉色一闪,说道:“白兄放心,对待暴民,我知道该怎么做。”


        

白一弦心中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不,叶兄,不可对百姓太过暴力,镇压不是杀人,不能造成百姓的伤亡。


        

一般百姓,没有暴动的胆子,只是在失望的情绪下,人一多,就被人鼓动起来而已。所以,只要将蛊惑百姓的主要祸首拿住便可。


        

杀鸡儆猴,将主要祸首拿住,便可震慑住百姓,没有了人的蛊惑,他们也就没有了暴动的胆子。


        

但如果百姓被官兵伤亡,怕会引起百姓对朝廷的强烈不满,这样,即便镇压成功,但那些细作的目的,也同样达到了。”


        

慕容楚先是点点头,随后又问道:“可若是,一旦拿住祸首,反而引起百姓更大的不满呢?”


        

白一弦想想,这倒是有可能,百姓愚昧,什么都不懂,有人引导他们,将情绪发泄出来,他们就容易将那些蛊惑的祸首当成自己人。


        

见他们被抓,有些激愤的百姓,说不定会更加的愤怒,让官兵放人。


        

一旦百姓怒了,就容易引发更大的乱子。


        

白一弦说道:“那就先发制人。”


        

慕容楚问道:“如何先发制人法?”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白一弦问道:“你这里,应该有楚国那边的信物吧?”


        

慕容楚点点头,说道:“有。”


        

白一弦说道:“那便简单了。抓住那些祸首之后,让人将信物塞到他们怀中。


        

百姓若是被他蛊惑,就当着百姓的面搜出来,然后一口咬定,他们是楚国的奸细,是楚国派来污蔑皇上和朝廷,败坏皇上和朝廷声誉,引起燕朝动荡的,其心可诛,让百姓不要受了楚国细作的蛊惑。


        

现在燕朝和楚国正在打仗,百姓们也都知道这件事。只要搜出信物,让百姓看到,把什么事儿都往楚国身上推。


        

到时候,百姓们自然会安静下来,觉得这一切都是楚国的阴谋诡计的。在家国情怀的心态下,百姓们自然不会再受其蛊惑。


        

反而会把愤怒都的情绪都发泄到楚国的身上,让百姓对楚国更加的愤恨。”


        

慕容楚都被白一弦的这一系列骚操作给惊呆了,他大喜过望的说道:“妙啊,白兄此计甚妙,就这么干。”


        

白一弦再次叮嘱道:“千万记住了,此番万万不可伤及百姓,否则正好遂了那些人的意,会引发更大的动乱。”


        

慕容楚说道:“白兄放心,我明白。我现在就去军中。”


        

白一弦点点头,慕容楚很快打马离开。


        

见慕容楚走了,白一弦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还来得及,幸好他想到的比较早,一切都还来得及。


        

如果等放榜之后再想到这一点,恐怕就为时已晚了。


        

言风此刻也后怕的说道:“公子厉害,此番多亏公子,能提前想到,否则,怕是会有大麻烦。”


        

白一弦说道:“其实未必会有暴动,只是预防万一,未雨绸缪罢了。提前做好准备,总比事发之后,再去处理要强得多。


        

到时候事情已经发生,后果已经造成,即便将暴动镇压了,也一切都晚了。”


        

言风说道:“未必是未雨绸缪。那些不轨之徒隐藏在人群之中,迟迟没有动静,说不定,还真的就在等待时机,就如公子所说的这般,等着蛊惑百姓呢。


        

这些细作,不轨之徒,屡屡在我燕朝国内生事,实在是太可恶了。还好公子英明。”


        

白一弦笑着低声说道:“你呀,就别拍我马屁了。其实,我猜测,不仅仅是有别国细作在我燕朝生事。你以为,我朝皇帝就是好相于的?


        

说不定,燕朝的细作,在楚国生的事儿,比楚国细作还多呢。”


        

言风点点头,说道:“这倒是。对了公子,都已经来到皇宫了,要不要去殿中,看看殿选?”


        

白一弦摆摆手,说道:“不看,没意思。走吧,我们先离宫。”


        

两人离开皇宫,言风才问道:“公子今次,试探那回棘三人,可有发现?”


        

白一弦点点头,说道:“有所发现,那令牌,掉出来的可真是时候。”


        

他望向言风,问道:“他们三人的表情,你可有看到?”


        

言风点点头,说道:“看到了。而且,属下心中,也有所猜测。”


        

白一弦说道:“哦?那跟我说说看。”


        

言风说道:“二王子拜罗,眼中只有微微的好奇疑惑之色,还着重看了看那个牌子,及上面的符号。看那表情,好像是发现了公子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一副想努力把那牌子和符号记住,日后好打探一番的模样。”


        

白一弦点点头,问道:“不错,然后呢?”


        

言风说道:“突蒙的目光,跟拜罗差不多,对那牌子,似乎无感,只是因为牌子是公子掉出,所以才着重看了一眼。”


        

白一弦又点点头,言风看到的,和他看的,都是一样的。


        

三人之中,唯有看上去是个憨货的德布泰,表现有所不同。


        

言风此时也说道:“只有德布泰,在看到那牌子的一瞬间,脸上露出一丝惊疑之色。同时,又有一些紧张,还飞快的看了拜罗以及突蒙一眼,似乎生怕被他们两人察觉什么一般。”


        

白一弦呼出一口气,说道:“不错,这三人之中,唯有德布泰的的表现,最是可疑。”


        

拜罗的表现,就是一种,似发现了白一弦的秘密一般的感觉。


        

他好奇而仔细的看那令牌,目光还有些闪烁,应该是想着,日后打探一下这令牌,看看到底是不是隐藏着白一弦的什么秘密。


        

说不定,他已经想到,日后该怎么用这个秘密来威胁白一弦了。


        

突蒙的目光与拜罗有些相似,唯有德布泰,在那一瞬间的情绪,与另外两人不同。


        

他本能的紧张,怕被其余两人察觉什么。但这种情绪只是一瞬间,他飞快的就收敛了起来,转变为与拜罗等人无异的样子。


        

人的本能反应骗不了人,即使他转变的非常快,但他的紧张反应,还是被早有准备的白一弦和言风看在了眼里。


        

只是,德布泰的眼底,隐隐似有些恼怒的看了白一弦一眼。


        

他似乎发现了白一弦是在拿这个牌子来试探他们,而自己的表现,露了底。


        

因此,他看向白一弦的时候,目光才有些羞恼。


        

通过白一弦之前与他们说话试探,德布泰的表现,他故意用话语引起拜罗和白一弦对突蒙起疑,以及最后看到这个牌子的表现来看。


        

那在雪山藏匿兵器,以及培养那些可怕的死士的幕后之主,正是德布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