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这小子不肯回答自己背后的势力,一看就是个散修!”


        

观众席上的众人,再次陷入喋喋不休的讨论,大家几乎是畅所欲言,说什么的都有,但最中心的论调也就那几个。


        

他们认为叶凡以为自己能够破掉金乌灭日,所以才会如此狂傲不羁,没有把薛涛看在眼中!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个没完,吴北庆只觉得内心怒火中生,这些人什么都不懂,就敢大放厥词,实在是可恶至极。


        

可这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静静的等在一旁,半盏茶的功夫过去议论之声仍旧未平息,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大家甚至开始打听叶凡的背景,一副不刨根问底不罢休的架势。


        

吴北庆越看越心烦越看越愤怒,忍不住压低声音说道:“这群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瞎说!”


        

叶凡轻笑一声,不以为意的说道:“不要管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结果是不会改变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第九十场对决落下,终于轮到了第九十一场,薛涛迫不及待的从观众席之上站了起来。


        

他那双眼睛,自始至终就没离开过叶凡,双眸之中满满全是愤怒,恨不能撕下来叶凡一块肉,他已经对叶凡恨之入骨,比刚刚挑衅过他的人还要痛恨。


        

叶凡吐出一口浊气,老神常在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看都没有看薛涛一眼,便迈着步子朝着对战台走去。


        

众人默默注视着叶凡的身影,感觉叶凡实在是太令人好奇了,不管他现在这种状态是装的还是别的,反正气场是压住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不管薛涛如何愤怒,叶凡都懒得给他一个眼神,好像薛涛就是被拴住脖子的野狗,只会朝人汪汪乱叫。


        

对战台之上,叶凡站在西面,薛涛站在正东面,两个人遥遥对视,气氛剑拔弩张,观众席上一扫之前的平静,再次热闹起来。


        

有些人在为薛涛加油助威,也有给叶凡加油的,吴北庆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有些担忧的看向叶凡。


        

虽然他相信叶凡有战胜薛涛的实力,可不管怎么样,在结果未出之前他还是担心。


        

薛涛冷笑一声,冷冷的注视着叶凡:“你别以为你装的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你就能吓住别人!你这副样子在我眼里除了可笑,没有别的!炼丹师有多垃圾,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这几乎是玄炎大陆每一个武者的常识,


        

你不肯自报家门,是担心我找你背后势力的麻烦吧?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一定会找你背后势力的麻烦,让他们和你一起付出代价!”


        

薛涛甚至有了把叶凡拨皮抽筋的心思,听了他这些话之后冷冷一笑:“你在我眼里就是个笑话,我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薛涛再次被叶凡怼的脸色胀红,刚刚的从容不迫瞬间化为乌有,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人如此挑衅过,


        

而且挑衅他的人还是个炼丹师!薛涛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住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